瘫痪在*老父亲 不用再愁护理垫

2021-12-29 09:08:37 文章来源:网络

莫小芬(中)和社工慰问邓记红(右一),为其送来生活物资。

很感谢村委帮我安排了工作,缓解了生活经济困难。“客家**”和社工经常来看我们,帮忙解决了不少生活困难。现在我有了固定**,家里的情况也慢慢变好了!

大实话⑤

老百姓说小变化

在花都区梯面镇西坑村,村民邓记红八年如一日坚持照顾残疾在**的老父亲。近年来,邓记红的负担日渐减轻,不仅拥有一份**可观的工作,志愿者还贴心地送来了日常所需的护理垫,满足了邓记红的“微心愿”。

据了解,西坑村党支部、“梯面客家**”先锋岗充分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,联同镇社工站通过多渠道广泛征集、主动认领和用心办好民生“微项目”,实现**众“微心愿”。在多方关心和帮助下,邓记红一家的生活正在慢慢好转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晓宜(署名除外)

在邓记红家旁边的一间屋子里,邓记红正在为瘫痪在**的父亲邓金万整理**铺。房间是邓记红为父亲特意安排的,“在外面比较热闹,每天也能见到太阳。”整理完**铺,邓记红又开始忙活着为邓金万准备午饭。按摩、翻身、喂饭、洗澡……邓记红已经习惯了每天这样照顾父亲。

邓记红自身患有视力二级残疾,靠着村内保洁员的工作撑起整个家庭。2013年,邓金万中风导致下半身偏瘫,言语表达功能受损,这对于原本就不堪重负的邓记红一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。

八年如一日照顾残疾在**的老父亲

在邓金万的病情稳定之后,邓记红将父亲接回家中亲自照顾,每天在工作之余,要抽出大量时间照顾父亲。这对于从未有护理经验的邓记红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难题。

对于照顾父亲的经验,邓记红如数家珍:刚开始父亲身体完全无法动弹,需要每天给他翻身好几次,不然就会长褥疮;父亲牙口不好,需要专门烹煮易吞咽、易消化的饭菜。洗澡也要挑选好时间,冬季选择午后为父亲擦身,不易感冒;夏天选择傍晚冲凉,可以带走一天的热气……

每天工作之余还要兼顾照料父亲,邓记红也不时感到身心俱疲,但他仍然八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。谈及原因,邓记红摆了摆手说,“他是我的父亲,我是他的儿子,我当然要拼尽全力去照顾他。”

在邓记红的**心照料下,邓金万的身体情况日渐好转。尽管无法开口说话,但在采访过程中,邓金万**神状态很不错,一直朝着记者咧嘴微笑。对此,邓记红笑了笑说,“他现在身体情况越来越好,胃口特别好,每天都要吃上肉才行。”

如今加盖了新房子 生活日渐好转

“邓记红刚开始只有1000块钱的公益**岗位**,家庭负担比较重。”西坑村党支部副书记莫小芬告诉记者,在了解到邓记红家庭情况之后,西坑村党支部开会研究决定,在原本的公益**岗位的基础上,让他担任村保洁员的工作。

邓记红每天需要将村社内的垃圾转运到中转站,保持村道卫生环境整洁。由于工作范围不大,邓记红在工作之余也能照顾到父亲,“我都是在村子里面工作,他(邓金万)只要有需要,我马上就能赶回来照顾他。”

“你不用去药店买,到镇卫生院登记拿药很便宜的。”在邓记红家中,莫小芬了解到邓记红每次都到药店购买降血压的药品,她细心叮嘱邓记红,让他收集齐相关材料,到时可以定期在镇上卫生院拿药。

“每个月至少都要来两次。”作为“梯面客家**”队长之一的莫小芬,每个月不定期和社工来慰问邓记红,送上日常所需的生活用品和药物,并关心了解邓记红的家庭情况和需求。

由于邓金万大小便无法自理,邓记红每天都要为父亲换上好几次护理垫,以此保证**上和房间的干净清洁。邓记红说,“肠胃不好的时候,一天要换10张护理垫,需求量很大。”

在慰问过程中得知这一情况后,西坑村党支部在梯面社工站大力协助下,通过链接广州市慈善会“微心愿·善暖万家”项目,为邓记红圆了赠送护理垫的“微心愿”。除此之外,西坑村党支部为邓记红的家庭建立了分级管理档案,形成**准帮扶计划,不定期上门提供情感疏导支持,帮助红叔排解消极情绪,更好地面对生活。

如今,邓记红家加盖了一层新房子,儿子也毕业外出工作,生活日渐好转。谈及未来,邓记红的愿望简单而朴实,“平平安安**重要。”

全市共认领微心愿63729个

自今年3月起,广州在全市党组织、党员中部署开展党组织承接民生微项目、党员认领**众微心愿的“双微”行动,动员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党员聚焦“小切口”,服务“大民生”,围绕疫情防控、垃圾分类等民生实事,共认领微心愿63729个、微项目5104个,已全部完成,涵盖市民**众衣食住行方方面面。累计公布志愿服务项目561个、开展各类志愿服务活动近万场,上岗志愿者26万人次,服务市民1712.5万人次。

线上打造“党员志愿服务网上超市”。在“穗好办”APP、“穗康”小程序上推出“您的心愿、我的志愿”专区,整合各区资源,打造全市互联互通的“党员志愿服务网上超市”,可同时发布全市2805个村(社区)党员**众的心愿,为“街道-单位党组织”“**众-社区-党员”提供快速连接**,让党组织和党员可以认领不同区域的微项目和微心愿,实现单位党组织、党员与服务对象零距离对接。

线下建立“**众微心愿连锁店”。发挥党建阵地作用,依托全市各级党**服务阵地、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(所、站)建立“**众微心愿连锁店”,向广大党员**众征集、发布微项目和微心愿,营造“**众有事我来帮”“**众心愿我来办”的浓厚氛围。

(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徐雯雯)

来源:广州日报

★案情简介

钱某于2010年1月31日入职上海某咨询公司,担任营销总监的职务。 2020年2月1日,公司与钱某之间签订了《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》。

公司《员工手册》第8.6.7条规定:“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威胁公司、客户或其他员工的行为、言论,且情节严重的,予以辞退。”同时,《员工手册》第8.8.9条规定:“一个日历月内连续旷工2天或一个日历年内累计旷工达3天的,予以辞退”。

2020年,公司以钱某在2020年9月18日对下属发表威胁的言论,且在2020年9月3日及2020年9月4日存在2天旷工为由,以严重违纪单方解除与钱某的劳动合同。

钱某对公司的单方解除行为非常气愤,认为自己不存在旷工行为,2020年9月3日及2020年9月4日在休病假,已将病假单邮寄给公司,且已在公司系统内提交了相关的请假手续;另外,从未威胁过下属,只是对下属进行训话:“你能不能干你的本职工作是我决定的,我决定你能不能干你现在的本职工作,明白了吗?”这并不是威胁员工,不属严重违纪行为。

2020年10月12日,钱某提起劳动仲裁,主张**劳动关系及**劳动关系期间的工资。仲裁裁决认定解除行为合法,钱某对仲裁裁决结果不服,遂提起一审诉讼,并在一审审理中变更诉讼请求,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。

★裁审结果

该案经过劳动仲裁裁决解除行为合法,经一审及二审审理均判决公司单方解除行为违法,需向钱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。

★律师点评

上海七方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华平律师:本案争议焦点在于钱某对其下属所发表的言论是否构成严重违纪,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。

一、用人单位以严重违纪为由单方解除合同,违纪行为需达到严重的程度。

《劳动合同法》对用人单位可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进行了明确的规定,但在该条款中明确违纪行为必须要达到“严重的程度”。就本案而言,公司主张钱某存在旷工的违纪行为显然是不成立的,钱某并非旷工而是依规请病假。

对于公司所主张的钱某对下属发表威胁的言论,所发表的言论,也需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,用人单位才有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。从钱某对下属所发表的言论来看,虽有不恰当之处,但并未达到威胁的程度,也是对下属进行管理的一种表现,并不构成严重违纪。公司在知晓此事后应及时与钱某之间进行沟通,而不是直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,公司的行为显然不合法。

二、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,需支付赔偿金。

钱某不存在严重违纪行为,因而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违法。在一审阶段,在法官的释明下,钱某变更了诉讼请求,改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。

根据劳动法规定,用人单位违法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,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,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;劳动者不要求或者不能继续履行的,应该赔偿。

来源:中工网

上一篇:成都大熊*基地扩建区元旦预开园 滚滚请你贺新家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南通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